top of page
Search

安那斯的百合


<安那斯的百合>


安那斯是我在西班牙最好的朋友,

是個濃眉大眼的摩洛哥小帥哥,

我在巴塞讀書時的室友兼二房東


我們一起在恩典區的公寓度過了美好的一年,

那年我25歲,他小我一歲,卻體感比我成熟許多,

是個稱職的小戶長,打理著家裡的大小事;

而我是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家庭小精靈,

常常很不在狀況裡,很容易被他的玩笑騙

(但是很會煮飯)


那一年我們互相照顧,時常手勾手聊天散步,

順便去街上狩獵看看有沒有人家丟掉的好東西,再一起搬回家;

他會掐起手指數著他的愛人們,跟我一一說他們的近況。

一起說另外一個室友的壞話,因此有了屬於我們兩個人的專設團體 MGB- Mean Girls Club


還把我帶回他媽媽居住的瓦倫西亞鄉間一起過聖誕節,

吃了好多好吃的摩洛哥媽媽菜,

吃到撐死躺在沙發喝茶甜點看電視,

然後循環:正港西班牙過年經驗check ☑️

(到現在想起他媽媽的cous cous我還是眼匡泛淚)


我的西班牙文在一年內,從零開始,到在江湖走跳無往不利,也多虧了他會講超多語言當然包括英文,卻堅持只跟我說西文,當我呆頭鵝問「問那是什麼意思?」「這個怎麼說?」他從來沒有不耐煩,耐心的陪伴我學習


當然我也有用我的亞洲功伕好好回報他,

煮飯一起吃、幫他按摩


總而言之以朋友而言,我們相愛的不可思議


有一天安那斯回到家,看到我自顧自的坐在櫥櫃前的地上,整理起了毛巾、廚房抹布,他睜大了雙眼又不可思議又感動地跟我說:「我從來沒有遇過室友主動幫我做整理家裡的事!」


我對於他驚訝也感到很問號,睜大眼睛回:「這裡也是我家呀!」


「這裡是我家了」

也是我第一天踏入那間公寓的第一個念頭


這個月突然有一個可以從家裡開溜的空檔,

傳了訊息問,「Amor, 這日期你在不在家?」

沒想到出門的日期剛好是他的生日!


我想起了他那年生日的下午我們一起散步,

走過幾個蘋果 (西班牙的block稱作mazana= 蘋果)

去領他定給自己的百合花束,他說這是他的生日儀式,

我記得他捧著花 把臉埋進大把花束,那幸福的表情。


好久沒見面了呢,不知道他還有沒有保持著這個習慣?

這樣想著,禮物要送什麼的靈感也來了。


我在他生日的前一晚間10點多到達,

隔天他生日的早上,客廳出現了一盆百合花

(這個習慣沒有變呢!我開心的偷偷想)

我問,這是你買的嗎?

他說是馬克斯送的,他目前唯一的情人,

因為是時候好好內部整修一下情人清單


有一種朋友


你們映照著彼此那顆純真的心

提醒對方

嘿 你是多麼美好


你是多麼美好


#amoryamistad

0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