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

八月_長大吧!神奇南瓜



以前看著在大街上、餐廳裡或捷運車廂裡的女人,從來沒想過其中有一種身體狀態叫做「哺乳中」。她看似與一般女性無異,還在月經暫停的漂浮感中,卻已經沒有懷孕時那過度強烈的賀爾蒙變化。像是慢慢走下一座高得嚇人的山,還有點怯生,卻已經能夠重新踏上一些優雅。


原來女性的身體可以有一種這麼奇妙的狀態,從前從來沒聽人討論過關於哺乳的的事,這好像是母親之間的小秘密,原來媽媽們圍成一圈,嘻嘻酥酥,摀著嘴巴將身體前傾地在討論的是這些事呀!難怪女性對同樣生產過的女性,會產生一種很特別的連結跟認同,因為彼此分享了好多外人不會懂的秘密,這些秘密多半甜美,卻也帶點成熟的苦澀;就像藏在衣櫃或是冰箱最後面,那盒珍愛的高檔巧克力,妳只會偷偷轉過身,分給那個也懂得欣賞這滋味的特定閨蜜。



寶寶剛出生的時候,每天要花上好幾個小時喝奶,這代表母乳親餵的我有好多時間要跟寶寶綁在一塊,難道這就是江湖上所謂「當媽媽之後就再也沒有自己的時間」?


剛開始的幾個月,好似要宣示主權般,我打定主意利用餵奶的時間看書、看認真的新聞或複習單字,心想既然抽不了身,就趁機充實自己吧!於是每次寶寶要吃飯之前,我都要在沙發前的小桌,架起一個餵奶的法陣,把書或者電腦準備好,再請K把寶寶帶來。雖然結局沒有驚喜,最後又都變成亂看youtube或是社群媒體,一些易消化的垃圾資訊。


過了一段時間,有天我突然從食之無味的資訊囫圇吞棗中醒過來,在日記裡寫下:


「今天開始答應自己:餵寶寶時不要分心其他的事,尊重他的食,也當作留給自己的白。

昨天回過神來發現,最近都在過著塞得滿滿滿滿滿的日子,不斷攝取資訊,甚至已經超出腦袋能夠運算的程度,這樣的fullness也扼殺了創造力;若把資訊譬喻成食物的攝取,不可能一天到晚都在吃,而且還吃很多沒有營養的東西。為何換成腦袋的食物,我們就這麼遲鈍而不負責任呢?


(因為不會變胖吧)(但是會變笨)


餵奶時亂看那些無用的資訊,是消耗我自己的心神,而專心把養分傳遞給Hugo,給予他平靜的一餐,是滋養他的身心靈——這個計算很簡單了吧!畢竟沒有人喜歡與自己一起吃飯的對象從頭到尾都在分心玩手機吧」


此後每當Hugo的用餐時間我就專心哺餵,享受這個期間限定的母親的特權,靜靜體會催產素的釋放,做幾個放掉思想的深呼吸。隨著寶寶喝奶的間隔越來越長、開始吃副食品,這母嬰之間的獨特互動次數也越來越少,每一次都在倒數般地越顯珍貴,轉頭看一下不過幾個月前的自己,想:我之前幹嘛那麼freaked out?一切都只是過程,當初應該要更chill一點的,日子一樣過,不ㄙㄤ白不ㄙㄤ。



記得生產前,我的陪產員艾連納女士曾帶我去拜訪一位也經歷過居家生產的女生 奈拉,讓我聽聽她的親身經驗。當我們準備離開她的公寓,正在互相道別的最後小聊時,奈拉突然把共振調頻到心,充滿愛意地看著兒子大衛說:「我不知道怎麼會有人不想要生小孩,每次大衛在我一邊喝奶一邊抬頭看著,我就......」這裏她突然詞窮,停頓了一下,又急切地想要表達滿溢到胸口的感情,只好放棄尋找最精準的形容,目光失距,用充滿愛的聲音簡單說了句:「那實在是太美好了!」


我好奇的看著她內心的小劇場澎湃上演,卻無法想像那是什麼感覺。


而在親身體驗過後,我終於理解奈拉的頓時無語從何而來,因為想要形容的,對所有已知語言能描述的對象來說,都太過龐大。


寶寶喝完奶之後抬頭看著妳,眼神裡好像裝了一池晃蕩晶亮的水,笑得像顆陷入熱戀的傻瓜,毫無保留,毫無條件愛著妳,這畫面搭配上體內的催產素,真的很震撼,的美。


他帶來了宇宙的最初始的訊息:「我愛你,謝謝妳用生命灌溉我。」


最接近的翻譯大概是這樣吧,不過寫出「謝謝」這兩個字只是因為不寫出來好像不符合文法,人類的語言是需要動詞才能成立的,而宇宙的邏輯裡面不需要任何動作,就已經全都在那了。謝謝或感激都只是人類世界的低等的囉唆情感,宇宙的大愛不是契約關係,不談條件,不用說謝謝,是霸氣而理所當然的自然。


也因此我有了思考「何謂愛」新的觀點:

或許愛,只是宇宙之間每一次能量的傳遞與交換,讓生命交融或延續,它囊括了一般道德理解裡的好與壞,是所有我們能夠用對方的眼或心,去理解這個世界的過程。


#小媽媽日記

51 views